木雪空拜师之后便跟着奶奶学没骨画。偶尔她也会去旁听大课,摸摸地将奶奶六个学生的特点都摸完全。
    午饭过后,木雪空在管家给她准备的小书房里练白描。奶奶说,学没骨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她不需要我画成大家,但国画的技艺,内涵是需要慢慢掌握的。
    “这几天倒是我见不到你了。”顾辞愁幽怨地进门,他在书案对面坐下,“一会儿我们去见春阁喝茶。”
    木雪空放下毛笔,转动手腕,“我还有几张要描,还不知何时有空。”
    “没事,我等你。”
    窗外树影婆娑,风来了又去,屋内静悄悄的,一人坐在书案前画画,另一个就那么看着。
    木雪空完成奶奶布置的张数,她长舒一口气,让顾辞愁过来看看她的成果。更多免费好文尽在:j iz ai13. co m
    “不错。”言简意赅。
    “哥哥,你太敷衍了吧。”
    “真的不错,我们去喝茶吧。”顾辞愁推着木雪空的肩膀,拥着她出了门。
    见春阁立于假山之上,借着地势,能很好地将园中美景纳入眼帘。
    木雪空跟在顾辞愁身后进门,一进去,便看见顾爷爷坐在主位。
    “爷爷。”两人齐声问爷爷好。
    “哎,快过来。”
    木雪空跟着顾辞愁坐下,爷爷笑着问木雪空:“你喜欢喝什么茶?”
    木雪空摇头,“我喝茶不多。”
    “那尝尝我喜欢的茶如何?”顾辞愁帮木雪空解围,起身去茶架上找茶。
    随即,木雪空看见顾辞愁拿了一块肥皂大小的砖块。
    “这是青砖茶。”顾辞愁向木雪空展示。
    真是茶如其名。
    爷爷接过茶砖,打开包装将茶砖放在茶盘上,然后拿出茶刀竖着撬开它。
    “听说你最近跟着奶奶学画画?”爷爷开口问道。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    “嗯,我那老婆子肯定很高兴,小辞小时候被老婆子抓去学国画,结果他一哭二闹,后来就不了了之。你们奶奶可是郁闷了好久。”
    木雪空偷瞟顾辞愁,想象着他一哭二闹的样子,憋着笑。
    “爷爷!”顾辞愁制止住爷爷讲他黑历史的话头。
    “哎呦,都是你自己干过的事,还怕说。”
    “吃点牛肉干。”顾辞愁不理爷爷,转头给木雪空投喂。
    “小雪,以后到这儿来,我教你泡茶如何?”
    爷爷将泡好的茶倒入公道杯中,再分别倒入茶杯,递给两人。
    “好,哥哥要不要一起?”木雪空看顾辞愁闲得发慌,也想给他找点事情做。
    “可以啊。”顾辞愁大咧咧地回答到。
    顾爷爷喝着茶水,惊讶的面容藏于杯后。
    这小子,总算有人治他了。
    从见春阁下来,木雪空打算回去再练练控笔。她想着事情,步子慢了些。
    顾辞愁察觉到木雪空落后的脚步,转身刚想叫她。
    “阿愁。”一道柔婉清丽的女声响起。
    木雪空回神,她瞧见从另一侧来的天星。很显然,顾辞愁也看见了,但他没理,大步走向木雪空,拉着她的手就要往相反的路离开。
    “阿愁,奶奶找你。”
    顾辞愁停住脚步,依然背对她,“奶奶在哪,我自己去。”
    木雪空就算再粗线条,也能感觉出来顾辞愁并不想和天星有过多牵扯。
    “对了,你今天的作业刚好可以一同带去给奶奶看。”顾辞愁低头,对着木雪空道。
    木雪空还未表态,就被顾辞愁拉着离开,她转头,似乎看见了天星眼眸底下化不开的自嘲。
    “哥哥,你不喜欢天星姐姐吗?”
    “也不是。”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躲她?”
    “大人的事小孩别多问。”
    木雪空撇嘴,她也没那么想知道。
    二人带着画作来到奶奶所在的地方。奶奶瞧见来的是孙子孙女,一时疑惑。
    “怎么天星没跟着一起?”
    两人皆沉默。
    奶奶一想便想出问题来,“阿愁,天星是个好姑娘,你可以试着跟她处处。”
    “奶奶,我现在没那方面的想法。”顾辞愁皱眉,他不喜欢被插手感情上的事,哪怕那个人是他的亲人。
    “哼,你这孩子,从小到大都不喜欢听我的话。”
    “奶奶,我带了今天刚练的白描画,您给我指导一下。”木雪空看这剑拔弩张的气氛,拿出画作递给奶奶。
    “还是孙女好。”奶奶笑着接过,接下来一个眼神没给顾辞愁。
    木雪空认真记下她画的问题,回去练习时注意更改。
    “再练习几天,我们就开始学上色技巧。”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奶奶的提点。”
    顾奶奶喜笑颜开,随即想到旁边的臭小子,脸色一变,对着顾辞愁严厉道:“你啊,跟你妹妹学着点。”
    顾辞愁翘着二郎腿,吃着葡萄,“好好好,都听您的。”

章节目录

失忆(np)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欲望舍只为原作者香菜拌牛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香菜拌牛肉并收藏失忆(np)最新章节